一-丿乚讠门柬🍉🍓🍎

拼起来看。
是个废话lo
舜远洁癖严重
人菜画辣鸡,慎fo
怠惰。

舜远.做个梦给你

想养一盆花,和你一起浇水🎵

😭舜远真好

酒安真好,亲她

酒安【中考倒计时一年】:

*谰爹生日快乐呀


Oocoocoocooc


比较短


本来打算十二点发的  结果没搞出来手机收了


非常愧疚  总之祝你老了一岁也快乐(干什么你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舜有时候会梦见尽远。


梦见他眼睛里的茶烟,轻轻一挑眉好看得能去人半条命;梦见他的背影,蝴蝶骨突出,衣服根本遮不了清瘦。舜往往远远看着,没多久人就走了,笃定的脚步声回荡在一片寂静的空间,敲在他心里,又是下一轮循环。


无数次走来,无数次离去。


平时的时候不能一直睡,周末的时候就睡觉——看上去高贵又冷静的舜总私底下竟然连被窝都不想出,没有工作的事情找他,根本喊不醒。


尤诺问他怎么了,舜垂下眼,是因为梦。


你还做那个梦?尤诺挺惊讶的,没过一会儿笑了。


舜漆黑眼瞳里终于有光亮起来,像黎明一点点渗透黑暗。有办法?他问。


我一直以为尽远坚持不了那么久的,但是三年了,他还是每次都来。尤诺显得有点儿高兴。之前没告诉你是怕你乱跑,现在三年了应该可以了。


尽远快回来了。他肯定用了什么办法没过忘川,估计是三生石吊着他一口气。这么久了,估计在往回渡,快成功了…会成功的。


尽远跟舜和尤诺一样,是顶级的捉妖师,也捉鬼,平时没什么拦得住他们,直到有一次阎王亲自领了阴军来杀尽远,罪名是尽远有一次杀了一个无辜的小女鬼。


舜当时拦在人跟前,挥手在空中摆开一拍驱鬼符,声音很冷,你他妈放屁。


他几乎是要失态了——我他妈一个顶级捉妖师,难道看不清楚鬼是善是恶是无辜是有罪吗——!什么叫妄杀无辜,难道让那女鬼上身就是保护无辜吗!


难道不是,活着的人才是最他妈重要的吗!


尽远在他身后没说话。他们其实早就明白,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道理没有用。阎王想杀他很久了,从尽远第一次除鬼是除到一个恶鬼是他生前的胞弟起,就很想杀他了。


尽远突然声音很轻地问,你挡在我面前,不怕被我连累吗?


舜瞟他一眼,眼神又冷又狠,你死在我面前,不怕我活不下去吗?


尽远突然笑了,他说,那就都别死了,好好活着。


舜,上辈子能当你的侍卫,这辈子能当你的师弟,我很荣幸。


舜一眯眼,有种不详的预感,尽远你要干什么?


尽远很深地看他一眼,突然掷出身上所有符咒,划破手腕沾一滴血弹向其中一个符咒,血刚沾上那道符,他整个人就急剧的扭曲起来,像是突然没了实体,鬼魂一样被那道符咒扯过去。


舜咬牙切齿,甩出一张定魂符,又念了定魂咒,尽远的魂魄还是没有定下来的意思,舜双眼血红,徐尽远,你他妈是个疯子吗——!


我不是。我很清醒。尽远的声音传过来,显得很空茫,我会活着的,舜。百分之十的几率,我为了你也要把它变成百分之百。


你去单挑地狱所有的守门人!你用什么去?小猫两三只的符咒吗?!


尽远声音突然滞凝了一下。


用魂火。声音艰涩。


舜,我骗了你一件事。我的家族,本来就是做鬼魂的生意的,我母亲在我父亲死后逆天召魂找人体,我是——我母亲和我父亲的魂的结果。


所以他天生天眼,所以他偶尔畏光,所以他永远苍白消瘦。所以他可以用魂火来攻击。


真好笑,他曾经厌弃过的血,要救他的命,还因为这个认识了舜。


舜头也不抬,直接拿血涂定魂咒,冲过来的阴兵逐渐减少了,他猜是尽远附在离魂往生咒里烧自个儿魂火。


舜声音平稳,他反问道,你是人是鬼都是徐尽远,都是我的,这些细枝末节的屁话,这种关头讲什么。


他看见飘来飘去的离魂往生咒上燃烧的火逐渐变暗变弱,心里一急,直接神识召唤,他猜尽远不敢反噬他。他猜对了,但是他没想到离魂往生咒上的火焰突然暴涨,直接一鼓作气烧灭了所有阴兵,阎王见势不好一卷袖子跑了,这才真的暗下来,乖乖的被收回到袖子里面。


尽远嗓音也变得虚弱,他说,舜,我要走了。


离魂往生,先离魂,再往生。如果你不往往生路上走,就得打败地府所有的守门人。只有百分之十的几率能够回来。


舜疯狂而冷静的想,撕了这个符,再给自己一道灭魂咒,直接一起魂飞魄散算了。


尽远像是察觉到他的心思,他总是能察觉到他的心思。他说,我肯定会回来的,我还没在家里养盆花,没跟你一起去浇过水,我有执念,忘川度不了我。


我把整个忘川烧了,地府门砸了,也要来见你。


舜说,我舍不得你去。


尽远避开这句话的真正含义,笑说,你舍不得我啊,那我每晚托梦给你,你记得好好睡觉。


他告别的很温柔,再见,舜。


尤诺赶过来的时候,连尽远一片衣角都没摸到,他看着舜的神情,满脸的冰渣子。


过了一会儿,舜说,总有一天,我会亲手砸烂地府阎王殿。把阎王拖出来让他受死。


我不信奉那么多,我只知道谁碰我的爱人,管他阎王天帝,神也好佛也好,都杀。


尤诺看着他,没像以往一样出声反驳,过了一会儿他说,我也去。


他笑了笑,拍拍舜的肩,你不要担心,木头答应过的事,还从来没有没做到过。


舜尽力笑了一下,轻声说,我相信他。我一直都相信他。


整整三年了。


他站在人界与地府的接壤处,周围是往生投胎的鬼魂,他站在那里,第一次用几乎温柔的眼神注视着这些鬼。


没有执念了,是件好事。


但是他没有执念,就活不下去了


他焦急的跟等待孕妇生产的孩子他爹似的,一分钟内看了三次表,好几次没忍住想冲进地府砸了阎王殿再冲回往生路陪他一起走回来。


尤诺用传声咒跟他说,你着什么急啊,我说是今天,又没说是今天凌晨。


舜难得乐呵呵,我这不是着急吗,下次尤诺大奶妈发话我一定听,一定一定。


尤诺无语,单方面切断了传声咒。


在舜转到第四百五十七圈撞到第八百三十二个鬼之后,他突然心有所感,轻轻转过身去。


他的手在抖。


是尽远。


尽远用最后一丝力气走出往生门,看到舜的那一刹那,他突然觉得什么都很值得。


我挣脱往生,和死亡抗衡,不过川,不走桥。


只是为了能再见到你而已。


这样就很值得,怎么会不值得呢。


舜问尽远,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?今天庆祝一下,都满足你。


尽远笑得眼睛弯弯的,说,想养一盆花,和你一起浇水。


End.


感觉生日写个刀不太好,发个糖糖给谰爹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2)

热度(29)

  1. 一-丿乚讠门柬🍉🍓🍎酒顾北行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想养一盆花,和你一起浇水🎵 😭舜远真好 酒安真好,亲她